兒童傢俱

關於部落格
裝潢木工
  • 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機構承諾為病兒募捐11萬 拍完捐贈照僅捐4萬

  成都商報記者 蔣超 攝影記者 王紅強   去年12月,8歲的樂山男孩林周正被確診患上白血病。父親林子勇四處借錢,還退掉了一套剛買的按揭房。前後花掉幾十萬元後,所需醫療費依然面臨很大的缺口。   今年8月,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曾表示,能夠在樂山當地幫林周正募集善款11萬元。並且,在當時的新聞報道里,林子勇手舉一張“捐款11萬元”的牌子,落款單位正是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   但時隔3個月之後,林子勇總共收到來自樂山方面的捐款只有約4萬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求助遇尷尬 你不是才獲捐了11萬嗎?   林周正被確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後,他所在的龍泉四小師生們總共為其捐款2萬餘元。此外,林子勇夫婦所在的公司也前後捐款共計十萬餘元。   今年7月18日,林周正轉入河北燕達醫院,並於今年9月完成造血乾細胞移植手術。在林子勇提供的醫院診斷上,記者看到,僅僅是這次移植手術就花了32萬餘元。   手術成功後,醫生告訴他,兒子還需要在醫院待上大約半年,以防止出現排異。這將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對此,林子勇稱:“家裡積蓄早就掏空,還借了不少錢,後期治療實在是無能為力”。   為此,今年9月,林子勇找到北京一家機構尋求幫助。但對方上網查詢之後問他:“8月份不是剛為你兒子捐了11萬嗎?怎麼還缺錢?”正是這11萬元,讓林子勇經歷了從期待到失望的過程。   林子勇告訴記者,對方所說的11萬元,是今年8月的事情。從去年開始,林子勇多次回到樂山為兒子辦理治病所需的一些手續以及求助所需的證明,期間,他多次找到樂山當地各個部門求助。   根據樂山當地媒體報道,8月初,在瞭解到林家的困難後,樂山市群團組織社會服務中心與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取得聯繫。8月25日上午,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承諾,將幫助林子勇籌集一筆善款。在當時的新聞報道中,還有一張照片,照片中,林子勇與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秘書長徐平等人共同舉起一個紅色牌子,上面寫明“捐款11萬元”,落款為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   但時至今日,林子勇並沒有完整收到這11萬元捐款。並且,在他轉投其他求助方式之後,這張照片屢屢被問及。他只能尷尬地反覆解釋:“還沒有拿到這11萬元。”   受捐遇尷尬 錢還沒到手,只是配合拍了張照片   事實上,比林子勇更尷尬的,是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秘書長徐平。徐平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因這11萬元引發的誤會,他最近兩個月來經常失眠,還為此生了一場病。   徐平回憶,今年8月,協會通過樂山市婦聯獲知了林子勇一家所面臨的困境。8月14日,徐平與林子勇見面瞭解情況。隨後,徐平通過協會向樂山當地多位企業人士發起勸募。徐平說,當時多位企業人士都給了他比較肯定的答覆,稱“可以有所表示”。   這讓徐平感到振奮。因為按照林子勇的評估,當時,林周正面臨的治病費用缺口在11萬左右。徐平稱,自己當時至少聯繫了三四十位企業人士,“如果這些人士不僅自己能夠捐款,還能帶動企業員工捐款的話,善款數額可能遠超11萬元。”徐平甚至做起了更長遠的規劃———除開林周正所需的11萬元,剩下的錢,他準備成立一個專項愛心基金,專門用於關愛兒童重大疾病。   但隨後的情況卻急轉直下,徐平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第一輪勸募電話打完之後,他開始找這些企業人士落實捐款事宜。但8月25日所拍攝的那張照片被反覆提及,有企業人士問:“不是已經捐了11萬元嗎?新聞報道還拍了照片,怎麼還要找我們捐?”為此,徐平只能解釋:“照片里的11萬元,正是我要找你們幫忙的,並不是已經兌現了的。”但這些解釋無濟於事。   募捐遇尷尬 承諾捐錢的人,看到照片不願捐了   既然錢沒有到位,8月25日那場捐款儀式又是怎麼回事呢?徐平稱,事實上,樂山市群團組織社會服務中心當天舉行的並非捐款儀式,而是邀請當地新聞媒體報道林家的困難,為林周正募集治病費用。   期間,有人問到徐平方面的籌款進展。此時,徐平依然很樂觀,表示“11萬元問題不大”。他回憶,那塊紅色牌子都是臨時找來的,目的是“記者們可以更好拍照,也可以讓活動更熱鬧些”。   正是這塊牌子,讓徐平陷入一個兩面尷尬的境地。他告訴記者,一方面,企業人士覺得很奇怪:“11萬元不是已經捐了嗎,怎麼還在募集善款”,另一方面,林子勇以為這11萬元已經到位,多次詢問徐平為何還不把錢轉到醫院。   徐平的說法,得到樂山當地一位記者證實。這位當天也在活動現場的記者表示,當天確實只是說“會努力幫忙籌集錢,而不是說錢已經到位。”   為了彌補自己擺下的這個烏龍,一方面,徐平繼續向當初那些企業進行勸募;另一方面,徐平開始帶著協會義工在樂山新廣場,向路人勸募。連續四天,總共募得善款近3000元。   錢沒到位,就寫上捐款牌子拍照,這是否有作秀嫌疑呢?對此,徐平予以否認:“我自己是個草根,這個協會也只是個純草根組織,作秀有什麼意義?”   一張照片帶來的尷尬   ■求助人   今年8月,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曾表示,能夠在樂山當地幫林周正募集善款11萬元。照片拍了,新聞也報了,但錢至今都沒到手   ■募捐人   “捐款11萬”那塊紅色牌子都是臨時找來的,目的是“記者們可以更好拍照,也可以讓活動更熱鬧些”。   ■捐錢人   正是這張照片,讓一些捐錢人打消了捐錢的念頭:“不是已經獲捐了11萬嗎?怎麼還在募集善款呢?”   一個公益新兵的反思   找企業募捐   常常被懷疑是騙子   總結這次尷尬的捐款烏龍風波,徐平坦言,自己還是缺乏經驗。   徐平今年55歲,目前在一家公司從事藥物研發。因為從事行業的特殊,他已經在計劃退休事宜。之前,徐平沒有接觸過專業的公益事業。今年年初,在他與幾位朋友的牽頭下,成立了樂山慈愛助困志願者協會。協會的相關手續直到6月才完成,成立時間還不到一年。   2008年汶川地震期間,徐平與幾位朋友小打小鬧地做了些獻血和捐款的公益,整個過程讓他感覺“做公益挺簡單挺輕鬆”。專業地做點公益的想法,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萌生。   因為沒有經濟來源,這個成立不到一年的助困協會棲身在樂山城區一棟老舊居民房內。客廳改成了會議室,兩個卧室改成了辦公室,六臺電腦,一臺印表機,就是整個辦公室最值錢的家當。   徐平說,目前,協會從事的主要是勸募工作,“一方面尋找需要幫助的對象,一方面找到企業‘化緣’,主要就是個牽線搭橋的作用。”最初,他認為這是一件並不複雜的事情。他回憶以前跟朋友們做公益時,大家就去江邊一邊喝茶一邊閑聊,幫助誰,怎麼幫,經常茶喝完了,一件公益的事兒就聊成了。   但協會成立並開始專職從事勸募之後,現實卻給了他當頭一棒。找到企業勸募時,他被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你們這個協會是不是騙錢的啊”。為此,不少義工已經逐漸流失。現在很多勸募工作,都需要徐平親自上陣。   不過,等到解決了林周正的治病費用後,徐平打算暫時不再介入這種所需善款數額較大的公益,“先著手做一些小善事,慢慢積累些經驗。”   最新進展   樂山方面捐了4萬   “剩下的7萬元”仍在勸捐   今年8月到9月,林子勇收到了來自樂山方面的捐助共計4萬元左右。   但是,對於這4萬元的捐款,林子勇和徐平兩人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林子勇告訴記者,這4萬元中,只有6900元是徐平去找當地企業募集而來,剩下的3萬多元,都是自己找樂山當地紅十字會和政府部門籌集到的。   徐平則認為,從8月中旬獲知林子勇家裡的遭遇後,自己和協會的義工們就開始在樂山當地呼籲。這當中,除了向企業呼籲,也包括向各個政府部門募捐。所以,“從目前林子勇實際拿到手的捐款來看,距離當初的承諾只差7萬元的樣子了。”如今,他依然沒有放棄對剩餘7萬元捐款的勸募。 編輯:SN1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